系狐荼荼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盗墓小说网www.laubachsandiego.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说完,陈岩便走过去揽住傻柱的肩膀,用力的拍了拍。

“不是,你谁.......陈岩??你小子怎么回来了?”傻柱先是一愣,然后便露出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这个时候,陈岩咋回四九城了?

回来过年的?

更不可能,他还没听说谁家知青能回家过年的。

陈岩笑了笑,指了指跟在身后的陈遥和姜怡,热情的说道:“大队支书说我们贡献突出,特意找公社的领导开的介绍信,准我们回家看看。”

为了避免院里面的一些人故意找茬,陈岩直接把自己有介绍信的事情告诉了傻柱。

傻柱知道了,就意味着秦淮茹和贾张氏知道了。

“你这好端端的来火车站干啥?总不能买票去北大荒,陪棒梗过年吧?”

“啧啧,这该说不说,你这还没当后爹呢,都快赶上棒梗亲爹......”

陈岩话说一半,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棒梗都失踪那么些天了,傻柱去北大荒过哪门子年啊!

得亏秦淮茹和贾张氏不在,不然这会肯定已经炸毛了。

果不其然,傻柱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的确是来买票的,但不是去陪棒梗过年的,而是去找棒梗的啊。”

“唉,你可能还不知道,棒梗在北大荒失踪了,这些天秦姐都快急死了,可偏偏北边下大雪,去北大荒的火车都停运了,我今天打算再来问问情况。”

“对了,你们都回来了,火车是不是已经通了?”

陈岩闻言,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这秦淮茹有什么好的,能把傻柱迷得五迷三道的。

对秦淮茹而言,棒梗丢了是天塌下来的大事,但对傻柱而言,不见得是坏事啊。

没了儿子,秦淮茹说不定就去医院把环摘了,再找傻柱努努力,说不定还能生个儿子。

况且。

北大荒那么大,走丢一个人,你去哪找?

在心里吐槽了几句,陈岩也没拦着傻柱,指了指售票处说道:“那你去问问吧,我估摸着应该能买到票了。”

“哎,那我瞧瞧去。”傻柱朝他们摆了摆手,便屁颠颠的去问火车票了。

“走吧,咱们回家。”

陈岩找了两辆车,简单砍了砍价后,便朝着南锣鼓巷的方向驶去。

此时已经是傍晚,天色渐渐变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战神改嫁后带球跑了

战神改嫁后带球跑了

不渡星河
楚凝坐在狱中,满身是伤是血,手中拿着一纸休书。他在狱中等着皇帝定他通敌的罪旨。他这一生荒唐又可笑。年少成名,一杆银枪挑翻北境众部,被称为战神,到头来却被诬陷通敌卖国。而他最先收到的不是降罪的圣旨,而是徐家与他决裂的休书。他的夫君徐承玄为了白月光三年未曾与他同床,徐家贪图楚家财产,对他百般挑剔,要把他赶出家门。就连要死了,也无一人来看他。却没想到——在那个漆黑绝望的夜晚,权倾朝野的谢珩一袭黑衣,站在
玄幻 连载 23万字
甜处安身

甜处安身

北方烤冷面
气场吊炸天禁欲系宠媳妇儿狂魔刑警队长攻x外痞气不要脸内心深沉忧郁本质含羞草高智商侦探受神探安旭,为了给被坏人害死的父亲报仇,加入了一个秘密组织“特别安全行动组”工作。从没想过恋爱的他,却在半路上多了个给做饭给暖床的老攻,这老攻不是别人,正是他的队长兼好兄弟贺正……安旭: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我!当事攻贺正酷酷的:今晚饭菜想吃什么?明天穿衬衫还是短袖?xx要草莓味还是薄荷?羞愤的安旭:你!我!谁说!点
玄幻 连载 40万字
我的家

我的家

钵钵鸡
【乱伦】天海市。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过了正午,天空自更变了形姿态貌,由正午之顷欣欣然暖融融的盛华日光,转变成暮气氤氲的午后日光,既而渐渐洇开了夜色,晓日的灼光璨彩已然渐消渐融,羽化了,凌灭净尽。那柔和的光芒轻抚在人们的身上,在这慵懒的午后,不少人出来悠闲散散步,晒晒太阳。而在这在这之中,却有一个黑影在太阳下奔跑,镜头拉近——是一个一身高一米八几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男人正在满头大汗的如同蛮牛一般狂奔,
玄幻 连载 1万字
惜惜(NPH)

惜惜(NPH)

摆烂小泡芙
顾惜在去见客户的第一天,就跟人家滚到床上去,吃干抹净后便翻脸不认人,还一脸委屈:“大家都是成年人,不是你情我愿的嘛.……”于是,尝到美味的男人们纷纷不干了。妹控哥哥:“妹妹只能是我一人的。其他人?野男人罢了。”【兄妹/真骨科】闷骚老干部:“惜惜……想做惜惜的狗……”爹系男友:“惜惜乖,不哭了……好好好,我慢点动”斯文败类医生:“嗯?很想要?那惜惜上来自己动吧”绿茶小竹马:“姐姐~姐姐舒服吗?哥哥们
玄幻 连载 13万字
家有冠军侯[重生]

家有冠军侯[重生]

投你一木瓜
文案:原来我梦中所见,尽是你眼中景象。曹盈生来羸弱,百病缠身,虽是平阳长公主的女儿,却日日被拘在一座槐树院落中,所能触碰的只有自窗口投进的阳光。然而她每每一梦便是金戈铁马,广阔无垠的草原上少年声音明朗:“此战大胜,我不负陛下之托。”雪光映着刀光,曹盈看到了汉家儿郎冲破玉门关,有小将满脸喜悦地向她道:“将军,敌军尽摧。”她看着他所见的一切,却一直无法看清这位少年将军的面容,知晓他的姓名。直到一日,她
玄幻 连载 59万字